随性既起亦是另一种灵魂安放-我是阿初


如果这世间会有那么一个地方久久的存在我的脑海里,如果在我的生命里注定了有一场旅行变成了永久定居,那这个地方一定是那个西南边陲的海边小城了。

那是一座不大的新新城市,马路是新的,楼房是新的,就连路边的小叶榕都是年轻的。那里有美丽的海湾,有和善友好的邻居,有赶海的渔民,有踏浪的小情侣,有花红有草绿,还有你想要的天涯,她想要的海枯,石烂…

遇见它的初衷那么美好,故事虽千回百转,但我依旧停在初心萌发之初,因为希望!

因为一个人而恋着一座城,这话大抵是真的,而我更多的却是因为一种感觉而深深的爱着这一城,一种从绝望边缘被拉回的新生,一种被叫做重生的感觉!后来,我常常在心里想,我们能从各自的那一程因为这一程相遇在这一城,是真挺好。

我有过最轻盈的脚步是很多个饭后在小区旁一个校园里散散步,灯光下的影子较较长较较短到渐渐消失…来来回回,脑袋空空…

我喜欢在每个醒来的早晨,推开窗看看,昨夜是否又是风雨来袭,很多场雨都是悄无声息的来去,白了一片天都是个艳阳日…
我喜欢每个午后,窝在椅子里,懒洋洋的晒着太阳,手边是刚读起的书,这个时候希望时光可慢点慢点…

我喜欢傍晚边在那座城市的马路边走走,哪条马路我都喜欢。我喜欢走路,只在这一城,时间不紧张的时候汽车都是雪藏,因为一路都是风景一路都是心情。

我喜欢逛那里的市场,那些齐齐整整的菜品,想象着在经我手后可否有卖相呢,回家路上捎些水果,其中百香果是少不了的,回家在那个晶莹剔透的玻璃壶里放上些冰糖倒上温水,再把百香果一个个倒入调匀,一整天嘴角里都是酸酸甜甜的。
身体里其实一直住着一个居家的小女人,只是一直没有个合适的契机把她给放出来,也只有在这一城,我享受着油盐酱醋查的烟火味…
我想让生命就比停留在那里,身边有个相爱的你,每日用心的准备着一日三餐,等你和孩子归家。
我们也不用交太多朋友,舒服不约束的关系多好啊,我理想的毫无牵绊的一生。

我喜欢那里的海,尤其是夜晚的海边,海风柔柔的,远处一片漆黑,只听得见海浪逼近的声音,单车缓缓的慢慢的把我们带进这样热闹的寂静里,瞬间你什么都不想去想,只会乖乖坐在那沙子里发呆,听着大海的声音,远远的来,远远的去,如此来来去去…

有太多我牵挂它的好,可是我说不出来,醒狮勋刀有种上辈子的安排吴春怡,就像这辈子冥冥当中你就是怎么也忘不掉一个人一样,说不清楚情从何起,却一往情深的孤单守着回忆…

在那里,觉得自己从烟火中来,也要到烟火中去,却不带一点烟火气…
有一场旅行,走下来,却让灵魂永久定居了…